清风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22|回复: 0

“反派大熟脸”岳旸:咱有自知之明,演不了高大全角色

[复制链接]

40

主题

78

帖子

20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4
发表于 2020-8-1 17: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标题:“反派大熟脸”岳旸:咱有自知之明,演不了高大全角色 “和熟的人在一起,还能有点话说。人生最害怕的就是采访和拍照。”电话刚接通,岳旸就先揭了自己的“老底”。戒律  艺人供图 这几年,岳旸演出名堂的角色,似乎都是反派,每每提起都让人恨得咬牙,“咱有自知之明,演不了高大全的角色,演不了的东西,就没必要非去强努。”日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这个在正午阳光作品中时常出现的大熟脸,自谦地说道。 《我是余欢水》—— 12集挺好,美剧就都不长 岳旸算是最早接触《我是余欢水》这个项目的演员之一,剧中他饰演的赵觉民是余欢水(郭京飞饰)的上司,原著中这个人物只在开头和结尾出现,改编成影视作品后,成了普门品故事的主线。从第一集开始,赵觉民就对余欢水各种打压,却不承想最后因为余欢水,牵出自己造假电缆的丑事。 “最开始我看原著,就觉得很有意思。后来剧本写好,这个人物又丰满了不少。”岳旸觉得赵觉民其实是个很悲催的小人物,他看似一直把控着全局,结果出了很多岔子,很多事情都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  电视剧《我是余欢水》剧照 《我是余欢水》区别于时下很多影视剧,只有12集。“我们拿到剧本时就这么短,都觉得特别好,短小精悍,故事更加紧凑。很多美剧也都只有十几集,短的甚至只有七八集,但大家就是看不够。” 正因为短,岳旸认为没有一场是“废戏”。故事结尾,几位主演在一艘破船上有场重头戏,“我们三个领导相互揭底,都是大段的内心独白。”拍这场戏的那缘起一周,剧组连续好几天大夜戏,当天拍到夜里三点,都以为要收工了,结果导演突然决定,要拍这场重头戏,“大家都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拍到这场戏,好在平时都有准备。” 话痨郭京飞,总有新奇想法 剧中,岳旸和郭京飞有大量对手戏,“大飞(郭京飞)是个非常优秀的演员,但也是个话痨,不过话痨的他总有很多新奇的想法,会刺激到对手戏演员。他在那儿,他就是余欢水,调性就在那儿了。”  《我是余欢水》中的三位领导和余欢水。 有时收工早,几个演员会聚到导演屋里,喝点儿酒,果位总结当天的拍摄,“大飞总会把自己的酒贡献出来。”也正是这样的工作氛围和相处让岳旸与郭京飞培养出了默契。有场电缆厂的戏,要求郭京飞把矿泉水瓶使劲往桌上一放,实拍时,水溅了岳旸一头,“我愣了一下,他也吓缘觉一跳,但这个反应在戏里都是对的,我们也没停,就一直演了下去,导演喊停后,我们哈哈大笑。道具过来说实在对不住,我说没事儿,这下特别好,可遇不可求啊。” 【人生事】 第一次触电,就和侯鸿亮、孔笙搭档 首次接触影视表演,是在岳旸大二那年, 彼时他正在山东艺术学院就读表演专业,“李雪是我师哥,他给我打电话,说有个跑龙套的活,我就去了。那部戏的导演正是孔笙,和我师哥一起做摄像的是侯鸿亮。”具体拍的什么,岳旸早已经记不太清了,但正菩萨道是那次结缘,促成了后来他出演了多部正午阳光出品的影视作品。 其实表演,并非岳旸的第一志愿。岳旸的爷爷、父母都是京剧演员,到了岳旸这一辈,都是独生子女,父母心疼岳旸,觉得梨园行太苦了,就没让他学戏曲。考学时,岳旸报考了山东艺术学院,本想学播音主持专业,顺手填报了一个表演专业,录取通知书下来一看,竟是表演专业。“主持是专科,表演还是本科。但我那时完全不懂什么是表演,稀里糊涂就去了。”  艺人供图 大学毕业后,岳旸被分配到山东省话剧院,成了一名话剧演员。此后的七八年,他一直活跃在话剧舞台上。自认是个有点被动的岳旸,直到2006年,张新建、孔笙筹拍《闯关东》找到他,才又开始接触影视剧表演。“当时让我试了四个角色,最后定了演潘老大。”六波罗蜜 和冯远征学细节,向陈宝国学做演员 在岳旸眼里,自己是个没什么天赋的演员,“我不像很多演员,人家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我笨,只能用自己的笨办法,拿到剧本就要做案头工作,多去想一些对策,有时候干脆就不去想和角色无关的事情。”岳旸曾经听朋友说,现在演员的门槛太低,什么人都能演,他不认同这种说法。他说自己年少时也曾浮躁过,现在回头看,演的那些戏都不太满意。后来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才慢慢沉下来。 至今,让他受益匪浅的是拍摄电视剧《老农民》时候比丘的经历。某场戏的候场间隙,岳旸发现主演陈宝国一直在默默地走戏,“我这才发现全组人都在看他走戏。他时刻在揣摩角色,虽然已经是一个艺术家了,还依旧这样认真对待角色。” 而冯远征的一次善意提醒,更让岳旸体会到细节的重要性,“有天拍摄,冯远征把我叫到一个角落,说,‘岳旸啊,咱们现在演的这个年龄段大概在50多岁,快60岁了,这个年代的农村人跟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人还不太一样,步履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么轻快。’”他这么一说,岳旸立刻就明白了,“而且冯远征老师还考虑到我的面子,把我叫到一边跟我说,从那之后,我就特别注重细节。”  左起:《欢乐颂》《我是余欢水》《伪装者》 ——“咱这形象,有自知之明” “我之前也演了很多戏,但是关注度都不高地藏经,《伪装者》播出后才有观众记住我,现在出去,还会有人指着说,这不是《伪装者》里面那个‘梁仲春’吗。” 这几年,岳旸出演的角色让人印象深刻的似乎都是反派小人物。“其实我也演过很多好人,比如《铁甲舰上的男人们》《宜昌保卫战》《澳门人家》,以及过一阵要播的《掌中之物》。”但岳旸承认,饰演性格迥异的角色,才能更好地激发演员的创作,“当然,咱也有自知之明,就咱这个形象,肯定也演不了高大全的角色,演不了的东西,没必要去强努。”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艺人供图 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佛性       
三界       
洒净       
随缘       
数息观       
禅学       
地藏经       
三世诸佛       
佛法       
四大皆空       
浮屠       
佛欢喜日       
佛顶骨       
楞严经       
盂兰盆节       
作明佛母       
参禅       
辟支佛       
华严宗       
天台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qfxww.com.cn Inc.

GMT+8, 2020-9-23 00:59 , Processed in 0.15720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